八仙饭店灭门碎尸惨案 之人肉叉烧包

八仙饭店灭门碎尸惨案 之人肉叉烧包

八仙饭店
32
views

 

八仙饭店是1985年轰动港澳的一宗灭门惨案,疑凶黄志恒涉嫌杀害澳门八仙饭店店主一家九口以及一名员工,死者的年龄最小的年仅7岁,年纪最大的则是70岁,当年凶案被揭发之后,外界盛传凶手把死者的尸体煮成叉烧包,并在八仙饭店出售.

人肉叉烧包4

1985年8月8日中午, 路环黑沙海滩阿婆秧滩浮出8件残肢, 泳客发现后立即通知水警,经过警方点算后, 当中有4只右脚脚掌,2只左脚脚掌,以及2只手臂,当时残肢已经严重腐烂,浸泡在海中超过两天,,因为有4条右脚掌,所以警方断定遇害人数最少4人. 当时澳门警司曾怀疑是偷渡客遇上鲨鱼,但是肢体的切口十分整齐,其中断掌手指曾被挤压,似乎是有人刻意毁灭指纹,两日后,阿婆秧滩一只野狗咬着一只女性左手手掌,三天后,警司再次发现一只女性右掌,泳客亦发现一只右脚脚踭.

人肉叉烧包

面对这11件残肢,澳门司警迅速成立专案小组,在调查过程中,澳门司警曾经邀请内地法医官来澳门协助化验残肢,留下记录,但是凶案调查并无进展。

人肉叉烧包

1986年4月,就是发现残肢的8个月后,澳门司法警察以及广州国际刑警先后收到八仙饭店东主郑林的兄弟来信,信中指:“余兄郑林去澳门多年,凭勤劳建业,但于去年八月初突然失踪,而他在澳门的八仙饭店以及物业则由另一名黄姓男子继承,而最近澳门路环黑沙阿婆秧滩又发现人体残肢,恐兄一家遇害,望警方竭力帮助找寻余兄的下落。”

根据郑林的兄弟指,郑林曾于1985年7月带两名幼女回故乡中山,在那之后便音讯全无,当时他们怀疑熊掌的妻子岑惠仪与黄志恒有外遇,两人于是串通杀害郑林,又推测凶手事后与岑惠仪反目,于是把她全家杀害,信中提及的10名失踪者包括:八仙饭店店主郑林(50余岁)、其妻子岑惠仪(42岁)、女儿郑宝琼(18岁)、郑宝红(12岁)、郑宝雯(10岁)、郑宝华(9岁)以及儿子郑观德(7岁)、岑惠仪的母亲陈丽容(70岁)、岑惠仪的九姨陈丽珍(60岁)、八仙饭店的厨师郑柏良(61岁)。虽然这一连串的案情未能证实,但是这封信却引起了司警对黄志恒的怀疑并且展开了调查。

人肉叉烧包

司警接到这封信之后再次去检验当年的残肢,竟然发现其中一只女性的指纹与八仙饭店失踪者陈丽珍的指纹极其相似,于是司警开始监视黄志恒,并访问失踪者约20名街坊。

根据当时八仙饭店一名鸡鸭商指出,1985年8月4日下午,曾经接到郑林来电落单叫货,职员送货时,店内一切如常,次日早上,当伙计再次送货的时候,却发现八仙饭店贴出“休业三天”的告示,该鸡鸭商曾经到访郑林的住宅,当时是一名陌生男子应门,指郑林举家去了珠海。

人肉叉烧包

同时,在8月5日,另一名失踪者陈丽珍亦离奇失踪,根据她的邻居指出,当日的清晨,一名年约30岁的男子上门找陈丽珍,指郑林的幼子发烧,请她协助,两人乘坐出租车离开,自此陈丽珍一去不返。

这两份口供令警方相信,郑林一家是在1985你那8月4日-5日失踪,由于黄志恒已经年届50岁,警方怀疑还有一名年轻男子有份参与谋杀。警方调查得知,黄志恒本名为陈梓梁,十多年前曾经在香港涉嫌谋杀犯案,故更改姓名为黄志恒并逃至澳门。

同年的9月28日,黄志恒匆匆离开八仙饭店,欲进入中国内地,司警发现之后将其逮捕,带回调查,警方发现,黄志恒在郑林宜家失踪后,除了接管巴西那饭店,换上新员工之外,同时把郑林位于黑沙坏的物业放租,黄志恒与他二十多岁的儿子则住在另一个单位,当时其子驾驶的汽车也是郑林所有,盘问时,黄志恒指他只是想送干女儿回大陆,否认潜逃,又指自己是真金白银买下郑林的物业,这笔钱是走私中赚取的,当晚,他指自己哮喘病发作,情绪激动,扬言会咬舌自尽,此后,黄志恒又转口供,声称郑林欠他60万赌债,把所有财产转交给自己后便全家移民,但是司警并未发现郑林一家的离境记录,反而在黄志恒的保险柜内搜出回乡证以及4名子女的出生证书,学生证的副本。

1986年10月2日,黄志恒被正式落案起诉,移交给刑事起诉法院侦讯,并裁定表证成立,还押澳门市牢监狱候审。

人肉叉烧包

 

1986年10月6日,黄志恒在狱中披露案发经过,全因郑林欠赌债不肯偿还导致杀机,黄志恒与八仙饭店东主郑林夫妇认识多年,且经常一起赌博,通常是打麻将,案发前一年(1984年)某晚,黄在饭店内与郑林夫妇及厨师聚赌,郑妻的九姨陈珍亦在旁观战,以2000澳门元的赌本与郑林经一轮交锋,黄赢取近18万元,郑林当时答允一年内清还赌债,并口头承诺若不能还款,将自愿将八仙饭店抵押给黄。案发前一年内,黄多次向郑林夫妇讨债均被拒绝,未能从中收取丝毫分文。直至案发当晚(1985年8月4日)八仙饭店收铺后,黄志恒再到饭店向郑林讨债,当时亦遭郑拒绝,由于郑曾承诺若不能偿还赌债将让出八仙饭店给黄经营,因此黄志恒当时已另外找到厨师及一班伙记,并已通知他们准备于8月8日上工,惟让出饭店方案亦遭林拒绝据黄志恒说,他原想叫郑林先偿还两至三万,余款可以慢慢还,此时郑林则谓:“还乜X嘢呀你又冇借据”(还什么呀?你又没借据.X为广东话粗口)双方于是发生争执,黄志恒随手捡起台上的啤酒樽,击碎樽底成为一个半截断开的利器,一手箍着站在身旁的郑观德(郑林幺子),用破樽顶住他的颈部,喝令众人不得扬声。虽当时郑林一家及厨师共9人在场,但由于郑观德是郑林夫妇的独子,各人均不敢妄动。黄志恒着令各人用绳索互相捆绑,并用布条将口部塞住,最后绑剩郑妻岑惠仪及郑观德。黄于是着令岑氏亦用绳绑起幼子。此时,郑妻突然发难,大声呼喊并欲抱起其子,黄志恒一个箭步冲上,用破玻璃樽掷向郑妻颈部,岑氏当场毙命。黄于是狂性大发,接着用破樽掷毙或徒手勒毙余下各人。当时屋内九名受害者中,最迟遭毒手的是林幼子郑观德,他被杀前曾向凶徒黄志恒说:“九姨婆会报警拘捕你”黄志恒之后到九姨婆陈珍的家,假称郑林幼子发烧,把她诱骗到八仙饭店,再将她杀死。黄志恒承认用8小时将尸体碎尸肢解,然后分多次放入两层的黑色胶袋内,逐袋弃于垃圾箱。

黄志恒在被捕后,曾经两度自杀,1986年10月4日下午,他利用监狱内的铁皮垃圾箱向左手腕上直割后竖锯,被囚犯发现后经过5个小时抢救后得以保命,在12月4日凌晨,黄志恒磨锋契税拉环盖,在之前自杀的伤口再次割脉,当天上午8时,狱警派发早餐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没有气息,手腕被染满鲜血的棉被覆盖,事后警方在黄志恒身边找到遗书,哮喘药以及数本色情杂志。

黄志恒死前曾向报馆寄出一封自白书,这是黄志恒唯一交代案情的文件,行文颇为生涩,信中说:请代我平反这冤案,请想,一个临死的人还会说谎,我之所以在法官面前承一切,是有因的,9月28日两点钟,司法处谓想了解一些事,我在那里一直坐了十多个钟头,在这段时间,我估计他们在观察我心境,由于在澳门从未做过对人不住的地方,所以我心境也自算不差,迄至他们问及关于八仙饭店之事,我从实告诉他们,也就是我如何认识郑林及至如何接替业务等,足足问了两夜三天,分四个人同是问这些,最后在10月1日零时谓要控告我谋杀郑林一家,当时我已是疲劳之极,香港那边东窗事发,我已抱定以死以谢世人,本来我已当陈梓梁已死去,而且在孩子面对他们父亲早就去世,这是由我将自己的手指模痛割掉,那时开始,我已洗心革面,坏事不但不会做,而且连想也不去想犯法的事,凡事都有动机,而我已守了十多年,孩子刚毕业,踏入社会工作,我应该安享晚年。早在一九八四年当郑林欠我十八万八千时,我已有心收购八仙饭店,这是有人证的总而言之,我绝对做不出这案,如果是我承认又何妨;况且编辑先生你见到这信,我已经不在人世。现在凄凉是我的太太和只有七岁的孩子,舆论对她很不公平,难道我已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想过着幸福的晚年,就给我十多年前的事而粉碎,我的太太最无辜,我以前是坏人,我应承担一切后果,但我太太是乡下婆,什么也不识,绝对是好人,难道社会竟然会对她不伸出同情的手,加以援助她?

我郑重声明,我之自我解脱,并非畏罪,而是多方面的,我患有哮喘宿疾,属次就不想再挨下去,今次终要实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澳门市牢今天有“送鬼”的习俗,正是由此案而起。狱警相信死在狱中的人,会被监狱之杀气威慑,鬼魂长困而未能安息,狱警当时为黄志恒办理“出狱”手续,一人手持黑伞,另一人手持烧香,把黄志恒送出监狱。

黄志恒自杀后,警方仍未有寻获10名失踪者其余肢体,亦未能证实他们已然遇害。在唯一一批共11件检获的人体残肢中,只有一件的指纹近似失踪老妇陈丽珍,但外界一直相信,这批残肢正属于郑林一家十口,其余残肢是怎样处理,多年来引起外界猜测,目前流行的版本主要根据当时传媒的猜测。一些澳门传媒曾指,黄志恒在狱中向其他囚犯披露案发经过。黄志恒在案发前,曾在八仙饭店与陈丽珍赌沙蟹,陈氏输了18万元,事后黄志恒多次要郑林偿还。事发当晚,黄志恒又再追债,并随手拿起酒樽,胁持郑林的幼子,命令郑林家人及员工自缚,以布塞口,此时郑妻发难,抱起幼子欲冲出门口,结果被黄志恒击杀,最后郑林幼子临死前大喊:“九姨婆(陈丽珍)会报警拉你”黄志恒之后到九姨婆家,假称郑林幼子发烧,把她诱骗到八仙饭店,再将她杀死,又说他之后用黑色垃圾袋,把肢体包起,分批弃置,部分则用来熬汤,在八仙饭店出售。

人肉叉烧包

在这宗悬案中,外界一直揣测案中死者的遗体被制成“人肉叉烧包”,这一情节被多套电影争相改编。当中除1993年年由狄娜主演的“人头肉骨茶面”外,以1993年黄秋生和李修贤等主演的“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最为知名,黄秋生更凭该片荣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荣衔,该戏大量采用八仙饭店的案情,在香港上演时要禁止十八岁以下人士观看,此片的震撼性与话题性是成功关键,有说每当电影上演时,港澳两地的叉烧包销路都会下跌。

人肉叉烧包

八仙饭店的案件至今为止还是未破解的悬案,目前已知证据有:案发时,曾经有一名约30岁的男子到陈丽珍家,此人并非黄志恒,从化验的残肢得知,死者并非毒死,并且案发时正值盛夏,若尸体未有及时处理,将会发出恶臭,但是当时并未有人投诉尸臭问题。

至于那名30岁的男子是谁,究竟十几口人的肉到底去了哪里,至今已经无从得知。

 

56.1K